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乐业乐活创始人费明渊:灵活用工,我有话要说

来源:小乐发布时间:2020-06-03

昨晚,茶余饭后我看了央视每天都会准时播出的《新闻联播》,其中提到了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同志对灵活用工行业的深入讲解和未来发展的需要,大力推动行业的发展........顿时我热血沸腾......感慨万千......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必然是刷一刷朋友圈,然后满屏跳出如下字样“社保合规、税务筹划、灵活用工、商业保险等等等”的广告。一阵叹息,我依旧复制粘贴我每日一更的广告“乐业网灵活用工、商业保险。。。。”锁屏,洗漱,然后出门去往创业的阵地。灵活用工

日复一日,创业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到了年末。这大半年探访了很多友商,也见识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中介和代理以及服务商,如题:“灵活用工,我有话说”。

很老套的开篇,说当年,这要推到三年前,我还是一名销售经理,供职于一家互联网人力资源公司(现在的友商),基本业务是互联网全国代缴社保、代发工资,经营方针是寻求社保增量以增加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当然也有愿景,预期靠社保的缴纳黏住C端用户,来响应2B2C的场景。至于这个模式最终如何,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说这个,倒不是为了诋毁老东家,而是因为当时做全国社保代理的互联网人力资源科技公司有很多,基本都是这个模式和套路,而这个风口是因为2014年实行的《劳务派遣暂行规定》,这个规定导致了劳务派遣的没落,人事代理(社保代理、工资代发)的兴起。经过各级人力资源协会与政府的博弈,社保部门基本默认了劳动关系与社保关系的合法分离(大户代缴),而这个既定事实的产生,也就给一批友商创造了风口,不用再提供属地的派遣(劳动关系)服务,只需要帮客户缴纳社保以及提供一些工伤、医疗、生育等等的办理服务,于是他们开始大刀阔斧,开发系统,铺设服务网络,大有革了传统机构的命的趋势,不过后来当然是......没成。

我有幸在两家这样的企业供职过,也经常思考,为什么当年轰轰烈烈的互联网社保代理最终无法成功,我想这条原因或许是决定性的,以偏概全,管中窥豹,不研究中国的国情和人力资源发展的历程,盲目追风口,却忽视了本质。灵活用工

从哪里切入呢?就从“劳动关系”开始吧,准确的说,1978年之前有很多人劳动,但是并没有劳动关系,只有行政关系,教育、就业、分配、上山下乡都是咱们政府包了(近现代史可自行百度)。这之后我们迎来了伟大的改革开放,于是有了第一家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经济也开始活跃,也开始有各级政府牵头成立三产劳务公司安置青年就业,促进生产,一直到87年,随着国企用工的市场化(相对活跃与自由),国务院颁布了《国营企业劳动争议处理暂行规定》,开始由政府主导各种劳动争议的调节和解决。但此时用工主体依然国企,只是用工市场显现活力,逐渐市场化(合同工),而与此同时各地政府开始了社会养老保障制度的探索。

所以79到87年,接近小十年时间,是政府的观察期,观察市场活力也好,观察民意也好,政府当然有自己的大政方针,但是从研究到决定政策的执行实施一定是进行了充分的观察。非巧合的是,这一段时间段与我国重开对外贸易的探索阶段时间段完全重合(顺便说一句,这一时期也是对越自卫反击战和老山轮战,我们与西方国家的蜜月期)。乐业乐活

接着到了92年,在南海画了一个圈的老人南巡,看看特区的发展面貌,感受到民营经济的活跃,民营外贸企业也开始绽放空前的活力(88-91的国企外贸总被西方制裁,蜜月期结束),邓爷爷也做出了大力发展民营外贸易指示,但是民营企业是要用工的,以前都是政府自己管自己,相对来说一纸暂行条例是可以解决大部分争议的,但是现在大量的民企要进行大量的市场化用工必定会遇到巨大的争议和困难,于是1994年新中国的《劳动法》正式诞生了。我们现有的“劳动关系”元年也从1994年开始。

再往后,1999年的国企收缩,大量下岗再就业安置催生了劳务派遣的兴起,一时民企繁荣无二,但繁荣背后又凸显了劳动相关法律和管理经验的缺失,于是08年有了《劳动合同法》,名义上是保护劳动者,实际上是为了GDP的高速增长护航(没有贬义)。接着因为企业对于劳动关系的恐慌,劳务派遣转嫁劳动关系,一人经营皮包公司的方式做到了极致,劳动者意识的提升,社会信息化的程度提高,劳动者开始争取自己的保障诉求,于是2014年出台了《劳务派遣暂行规定》,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劳动关系不能转移,但是社保关系可以代理的往事,忘了说还有真外包、假外包(纯粹是中国人发明的,业务外包、岗位外包、全流程外包,不细说了)

关于社保制度的发展可以自行百度,时间点可以自行匹配。总体是,我们采取了社会众筹的社会保障思路,将其定义为“费”,而不是“税”,从制度的探索和改革,到2009年后的全面推行,除了政府的大力推进,也少不了人力资源公 司的活跃的身影,他们发现了制度改革带来的商机,也帮助政府完成了社保制度的全面推广,社会保障才能在短短十年间有能力接档前面几十年的遗留问题,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才有了2014年时,双方的妥协(至今没有任何一条法案或者条例承认劳动关系与社保关系分离的合法性)

上文提到的,并不是研究和论证什么,只是借一些往事想简单地表达一下观点:

1、谈之色变的“劳动关系”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25年,而且几经变革;

2、不论什么法案,什么关系都是跟着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市场的变化调整的

3、企业和个人都需要跟着国家大政方针走,随着改革和开放的深入,政府也一直在听取老百姓的意见(企业和个人),在大家的诉求中尽量平衡。

以上不是为了掉书袋,而是想说,结合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信息化的程度,以及每届政府的施政方针,来俯瞰过去和未来,一些事情也就明了了,风口不风口的,是投资界的看法和创业包装的噱头,归根结底还是要把握大的脉络,去真心实意在自己的行业深耕,双向把握好企业和员工的诉求,为社会的繁荣做出一点贡献,而不是简单的片面研究每一条政令和曲意解读政策的导向,毕竟客户不傻、员工不傻,政府更是。

所以顺便提一句,一些税务出身的友商,的确这次的变革在税上,你们的应对也很专业,但灵活用工解决的还是始终人的问题,我们毕竟是人力资源,而不是发票资源,允许跨界,但也不要太胡来,很多问题不是一张发票就能解决的。就像14年的风口,为什么互联网社保代理无法成功,因为大家只看到了社保费,却忘了劳动关系和社会保障的本意,解决好人的关系和保障,为社会生产保驾护航,这是永远不会变的。

最后回归正题,灵活用工到底是什么,随着现在的5G解决了传输效率,区块链解决了信息分发,移动终端全面普及产生的新的组织形式,新的生产模式,它符合企业成本和关系考量的诉求,也符合劳动者的生态和诉求(90后平均在岗7个月,00后已经进入劳动市场)

那么回过头来看政策,从营改增开始、各项税费合并以及减免、国地税合并、个税改革、社保税征,这一系列深化税制改革,并不能简单地妄议某一环,在我看来,颇似明万历张居正的“一条鞭”(自行百度)。改革开放40年,是祖国充满活力的40年,也是走向强大的40年,不在国内“一条鞭”怎么知道自己多强大?怎么走出去“一带一路”?(不能再说了,最后一句金三的大数据功能对比收税功能优先级)所以政府推行的是大政,是不可逆的,其目的并不是某系专家片面的解读(养老问题、提高税赋的问题),而是通过一条更完整和清晰的脉络来掌握国计民生,来查漏补缺,来解决老百姓的问题,来统合国力。而我们目前通过某些手段去响应政策,也是帮助企业合规改造,帮助政策软着陆,就如同社保推广的历程一样。

最后说一句,人力资源是什么,重点不是“人力”,本质是“资源”。狭义的资源管理,是节约,也是目前企业最迫切的需求,但“资源”最重要的是合理调度,再次扣下题,灵活用工从某一方面就是将人力资源的调度最优化处理,发挥更大的人工效能,创造更多的价值。

不知不觉,已说了许多,深的浅的也没顾忌各位看官的感受,纯属一家之言。对于灵活用工,乐业乐活团队也在一直地探索和研究,力求服务好每一个客户,实实在在地帮助企业解决好现阶段的难题,也为每一位灵活从业人员做好服务保障。我们有无比的自信的完整解决方案,也经过了步步谨慎地执行验证,相信能帮到你。

Copyright © 2020 乐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9019282号